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通化金马新主张玉富:疑似昔日牛散 热衷处置不良资产
作者: 凤凰联盟 来源:admin 发布日期:2019-10-03 07:42 查看次数:

日前,通化金马(000766)披露了易主公告,辽宁神秘富豪张玉富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和之前拟拿下恒康医疗(002219)控制权类似,张玉富此次仍采取了承债式收购的方式,和他一起而来的于兰军也是老搭档。

入主恒康医疗的失败,令市场质疑张玉富的资金实力,进而担忧其是否具备解决通化金马大股东债务危机的能力。张玉富方面对此却有另外的说法,称退出恒康医疗的原因是阙文斌方面债务激增,远超当初约定金额。张玉富热衷于“不良资产”的处置,通化金马及恒康医疗的实控人均遭遇了严重的资金危机。张玉富亦曾在去年初接手烂尾十余年的大连国贸大厦,令后者起死回生。

张玉富、于兰军还有一大共同的特点,名下均不直接持股任何公司,主要资产均通过直系亲属、员工代持。此外,张玉富还高度疑似十年前活跃在市场的牛散团“赵一系”的成员。

承债式收购再度上演

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日前致电张玉富所管理的公司,相关工作人员请示之后回复:“董事长(张玉富)说,现阶段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。”

在张玉富入主之前,通化金马的控股股东为北京晋商联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北京晋商”),持股比例44.64%;北京晋商的控股股东晋商联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晋商联盟”)持有通化金马2.69%的股份;北京晋商一致行动人晋商陆号、晋商柒号分别持有通化金马2.95%、1.94%的股份。

合并计算,晋商联盟合计控制通化金马52.23%的股份。

通化金马易主的交易涉及股权变动有两大部分:一是北京晋商向第三方战略投资人于兰军转让所持通化金马1.9亿股,占总股本的19.66%,交易价格5.94元/股,总价11.29亿元;二是张玉富受让晋商联盟持有的北京晋商3.2亿元出资额,占北京晋商注册资本的96.97%,交易对价为0元,张玉富在过户后承接晋商联盟应付北京晋商3.2亿元的债务。

张玉富更需解决北京晋商的债务危机,上述交易才能真正实施。公告显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,北京晋商的负债本金合计为37.59亿元。其中,金融机构负债为32.62亿元,非金融机构负债为4.97亿元,已到期的负债超过27亿元,目前上述债务利息及滞纳金等仍持续产生。此外,截至协议签署日,北京晋商持有的通化金马股份全部处于质押状态,且相应股份市值不能覆盖其对应的债务负担。

经整体测算,近期张玉富需持续向北京晋商提供不低于25亿元的现金支持,以防止北京晋商因质押平仓或诉讼、仲裁等事项影响上市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。张玉富还需要逐步解除晋商联盟、刘成文家族对北京晋商、上市公司等主体的担保。另外,北京晋商向于兰军转让通化金马1.9亿股,是张玉富受让北京晋商份额的先决条件,而由于北京晋商所持股份均处于质押状态,需要张玉富协助解除质押。

因此,看似张玉富入主通化金马的交易对价不高,但其需要的资金量较大,对现金流的要求极高。

在《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》的引言部分,张玉富称,积极践行“一行两会”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精神,“真投资、投真资”,在关键的时刻和窗口向北京晋商提供资金支持,以现金方式偿还部分债权人的本息,从根本上解除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股票质押风险及流动性风险。

上述交易完成后,张玉富通过北京晋商及其一致行动人晋商陆号、晋商柒号控制通化金马29.88%的股份,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;于兰军持股19.66%,位列第二大股东;晋商联盟仍直接持有通化金马2.69%的股份。

张玉富此次入主通化金马,与此前拟接盘恒康医疗的交易方式极为相似。后者的最终结果是,张玉富与恒康医疗原实控人阙文斌不欢而散。此次,张玉富能否成功?

2018年下半年阙文斌陷入债务纠纷,所持恒康医疗股份悉数被司法冻结。同年11月,阙文斌与张玉富、于兰军达成协议,后两人以承接债务的方式受让阙文斌所持恒康医疗全部股份。随后,张玉富成为恒康医疗实际控制人,并派驻了董事、财务总监等。但是到了2019年3月,恒康医疗突发公告,阙文斌认为张玉富、于兰军未能就债务转移、股份过户等具体事宜与债权人、法院等相关各方达成一致意见,违反了相关协议,终止了交易。4月,阙文斌将所持股份对应表决权委托给了宋丽华、高洪滨,宋丽华成为恒康医疗新的实际控制人。

对于双方终止交易的原因,张玉富方面给出了不同的解释。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表示,在交易进行过程中,张玉富方面发现阙文斌涉及债务达到了80亿元左右,远超最初约定的金额,无法继续合作。

起底张玉富团队



0

关于我们 | 人才招聘|商务合作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 CopyRight(C)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术支持: 备案号:鄂ICP备11003875号-1